泽渡默奈自己喂自己

叫我默奈就好,基本是废人,有扔到LOF的东西肯定是为了求大家的评论啦,笨。/YGO/FF14/Fate/VOCALOID/最游记

【无CP】礼物【游戏王ARC-V 捏造成分严重】

「不用担心了哦,敞开肚皮来吃就好了。」

洋子温柔的声音并不突兀的响了起来。

有着雪白墙壁的诺大的房间里,有一张长长的桌子。

游矢和游里分别坐在桌子的两个尽头,前者看上去有些紧张,手放在膝盖上,时不时的攥紧裤子的布料,而后者显然悠然自得,嘴角勾着一个说不清意味的笑,抱臂靠在椅子背上。

游吾和游斗分别在游里和游矢的左边坐下了。

游斗和游矢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然后端正的坐好。

游吾一直盯着游斗那边,一会儿似乎又觉得不妥,转过头来看着游里。

「看你一个人坐着怪寂寞的……所以我就来陪你了!」

游里笑出了声,什么也没说。

「你笑什么啊!」

游吾显然是很不满意游里的反应,下意识的抬手指过去。

「不要吵架哦?」

一只柔软的手突然按在了游吾抬起的胳膊上,把胳膊压回了桌子上。

「哼。」

瑟蕾娜很自然的坐在了游里的右边,双手交叉抱臂,翘着二郎腿。

而那边压着游吾胳膊的柚子抬起了手,摇了摇头对着呼痛的游吾道歉,然后跑到游矢的右边坐下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琉璃和铃和柚子擦身而过,分别坐到了游斗和游吾的旁边。

还没来得及陷入沉默,突然就响起了敲门声。

「嗯?我去开门看看。」

刚刚坐下的柚子马上起身去开门,但是门刚打开她就被抱住了。

「琉璃!融合使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哥哥,那个是柚子,我在这里啦……」

「………………」

「抱歉,我又……」隼赶紧松手,有些尴尬的开口。

「啊——小鸟使的重度近视又犯了么——」

突然从隼和柚子中间出现的素良将两人的距离推的更远了一点。

「不许对我可爱的弟子做什么啦!」

说着便拆开棒棒糖的包装纸然后将糖含到嘴里,在隼逮住他之前拉住柚子跑到桌子边了。

游斗摇了摇头,琉璃捂着嘴轻轻笑着,隼只好走到琉璃旁边坐着了。

「唔……我挨着柚子坐好啦!那边的气氛好像太紧张了。」

素良这么咕哝着,往后一跳坐上了椅子。

这时,游矢的决斗盘响了起来,他马上掏出来接电话。

「游矢——告诉洋子姐!我和孩子们马上就到!——」

是修造,听上去他正开着车往这边赶,对面还传来了三个孩子说话的声音。

「是,我知道了,嗯……妈妈!塾长说他一会儿就到!」

「好——的,告诉他路上小心点哟。」

洋子的回应从厨房的方向传来,伴随着的还有切菜的声音。

「我知道了,妈妈,已经告诉塾长了!」

游矢将决斗盘收好,而那边铃似乎有点坐不住,去厨房端了茶壶和茶杯出来,给大家添茶。

隼因为和素良算是面对面坐着的,于是两个人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斗嘴,谁也不让着谁,柚子和游斗还有琉璃相视,不约而同的轻笑出来。

叩叩叩。

又有敲门声,这回是游斗去开的门。

「微薄小礼。」

赤马零儿背着光站着,他身后的中岛手里托着几个小箱子。

还没等游斗开口,零儿已经指示中岛将箱子交给游斗,转身离开了。

瑟蕾娜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摸了摸下巴,然后给游里使了个眼色。

游里耸了耸肩,拍了拍游吾面前的那块桌子用拇指指了指门外零儿离去的方向就慢悠悠的出门了。

路过帮游斗分担的重物的游矢时又笑了笑。

游吾稍微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什么,马上追着游里出了门。

这边游矢和游斗将箱子拆开,没想到箱子里居然是一些装饰品还有一些零食,把手伸向糖果的素良被柚子的纸扇镇住,游斗对着隼的方向点了点头,两人开始装饰房间。

瑟蕾娜明显也是坐不住了,于是她也拿了几件装饰物在隼和游斗背对着的墙上装饰了起来。

「啊,还有画笔啊——」

素良看样子也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装饰品上面,没想到翻到了一套画笔,高举着这套作案工具,素良开始寻找第一个目标。

「唔……那就在超量使那边的墙上作画好了!」

说着便抽出一只粉色的画笔,趁着游斗和隼不注意,快速的画了一个毛绒玩具 熊上去。

「你这家伙……」

隼神色一暗,刚要教训素良的时候,一伙人嘈杂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铃将门打开,是游里架着零儿回来了,说是架着,更像是硬拖着。

游吾则用他的玩具哄着零罗,零罗虽然还是有点怕生,但是毕竟是小孩子,很快被玩具吸引了视线。

中岛在后面默默的跟着他们。

再往后是看似鬼鬼祟祟实际行踪暴露的修造和三个孩子,还有……

「权限坂!」

游矢在屋里对着外面挥了挥手。

「啊啊!游矢!半路上看到了车子无法正常启动的游胜塾塾长,所以帮了一把忙!」在几人中最后进入室内的权限坂笑的爽朗。

那边,零儿选了一个离琉璃空了三个位置的椅子坐下了,然后很自然的两手交叉抵住下巴。

游吾进屋的时候就眼疾手快的从箱子的零食里掏出了几块泡泡糖,现在正在和坐在身边的零罗比谁吹的泡泡比较大。

而小步、太志和达也依次坐在零罗的左边,铃也给他们三个填上了茶,然后坐在了柚子的旁边。

修造则是拿了素良的画笔,两人一边像小孩一样的欢笑着一边一起在墙上涂鸦。

游矢回到了座位,而权现板坐在了零儿的左边。

「中岛,坐下吧。」

零儿从一脸努力的吹泡泡的零罗那里收回了目光,中岛应了一声,坐在了他的右边。

啪。

突然传来了泡泡糖破裂的声音,众人都往游吾和零罗的方向看了过去,而他们两个人的泡泡是完好无损的。

「……哈、哈哈哈哈!」

反倒是游里,脸上糊了一层薄薄的泡泡糖。

瑟蕾娜已经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游吾为了维持泡泡而尽力忍住笑,肩膀不断的颤抖,零罗也不甘示弱的保持住现状,看都不看游里。

那一瞬间,屋子里是充满了笑声的。

「啧。」

游里用琉璃递过来的面巾纸擦掉了脸上的泡泡糖,一脸不爽的将用过的纸扔到了垃圾桶,而瑟蕾娜也完成了装饰坐回了游里的右侧。

柚子突然想到了什么,拿出了决斗盘走到房间角落,好像在给谁打电话。

叩叩叩。

又是敲门的声音,这回是游矢去开的门。

「达——令——美留惠知道今天达令要开Party!在门口看到了这个鬼鬼祟祟的人哟!当过达令的对手吧!」

美留惠在开门的瞬间就扑住了游矢,两人因为冲力摔在了地上,而跟在美留惠身后的勇雄迈步进来。

「……」

虽然看上去很冷淡,但是游矢知道,他只是不知道说什么,于是游矢就还保持着被美留惠压住的姿态,伸出了手。

勇雄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握住了游矢伸出来的手。

「游——矢——?」

柚子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看来是打完了电话,看到了美留惠扑住了游矢。

「那那那那个柚子你听我说!」

游矢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带着搂住自己腰部的美留惠也站了起来,然后柚子的纸扇可不想听尤其解释,直接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下。

勇雄看着这个场面,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铃又起身去准备茶杯了,因为美留惠一直不肯松手,所以游矢只能让她坐在柚子右边,而勇雄坐在了权现板左边空了一个位置的地方。

正当柚子要教训美留惠的时候,又有人敲门了。

素良离门比较近,所以是他开的门。

「打扰了,是柚子叫我们过来的。」真澄在开门后先是鞠了一躬,「……然后,还有一个不请自来的家……」

「榊游矢!为什么叫了这么多人也不叫我?!」泽渡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伴随着的还有北斗和刀堂的叹气声。

「抱、抱歉,泽渡,真的没想到你……」

「没想到什么?反正身为今天最闪耀的主角的我已经来了,你想要后悔也已经没有用了!」

素良耸了耸肩膀继续涂鸦,游矢则一边赔笑一边将四人引进屋。

真澄坐在了瑟蕾娜右边,刀堂坐在了权限坂的左边,而北斗坐在了中岛的右边。

「要开饭了哟,大家都坐好了哟!」

「好————」

女孩子们去帮洋子上菜,素良大声呼喊洋子做的饭是如何如何好吃,勇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情绪有点激动,刀堂和权限坂尽力安抚了他,零儿、中岛和北斗一言不发,游吾和几个孩子一起欢呼,游斗突然收到了隼送的新领带,游矢、泽渡和修造一起聊起了娱乐决斗,游里则一手托腮看着桌上的大家。

————以上,就是我在这个玻璃小屋里看到的一段场景。

我没有办法全部描述出来,但是能记住这些已经很好了。

「呀,小姐,很喜欢这件礼品么?」

身后的店员微笑着问我,我点了点头,刚想要开口询问价格,就被他用细长的手指点住了唇。

「美丽的小姐喜欢的话,就尽管拿去好了,只有您这样可爱又漂亮的小姐才能让这间玻璃屋里的景象变得如此温暖呐。」

我有点不知所措,他却笑着替我把玻璃小屋从柜台里拿出并包装好。

「拿去吧,它摆在这里的话内里也只有浑沌而已,您的话,能将其中的美好向世人展现吧?」说完还眨了眨眼睛。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欢喜的接过这件礼物,郑重的道谢之后,我离开了这里。

迫不及待想给大家看看了呢,这件礼物。

——END——

写在后面的话:

大家好!我的艺名【x】叫箱庭子!这次写的这个东西……啊……怎么说呢,我觉得我没写好。

我的语文不过关,真的,不过关,不过我还是尽力的想写出来……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受到那种氛围。

好想来回修改一下内容,但是我好懒【

很多地方没写到是我的失职,想想就好心痛哦。

那么有什么意见请全部提出来吧!箱庭子我会好好接受的!

就是这样!这件礼物……啊虽然有点简陋的确是礼物啦!希望大家收下!

爱你们哟☆

附加座位表!
             游里
瑟蕾娜        游吾
    真澄        零罗
    勇雄        小步
    刀堂        太志
权限坂        达也
    零儿        修造
    中岛        泽渡
    北斗        素良
        隼        铃
    琉璃        美留惠
    游斗        柚子
            游矢

评论(3)
热度(32)

© 泽渡默奈自己喂自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