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渡默奈自己喂自己

叫我默奈就好,基本是废人,有扔到LOF的东西肯定是为了求大家的评论啦,笨。/YGO/FF14/Fate/VOCALOID/最游记

游Ai,某些不可描述的段落,上半部分

【游作xAi,我不太知道大家喜欢什么口味的,哎呀,被安慰说了写自己想写的,就先写写看嘛】

 

※捏造成分有,觉得OOC请右上角。

 

他有着和其他人相差无几的一面。

虽然不曾隐藏,但也从不于人前显露。

…因为这是不必要的…对,是不必要的东西。

 

 

 

“主人,起床了,起床了!”

“喂PlayMaker大人,起——床——了——啊还真叫不醒了啊…难办,喂你这傻蛋机器人,有那个叫草薙的联络方式么?”

宁静的清晨因为两个电子音的喊叫显得有点嘈杂,但是躺在床上的青年呼吸甚是平稳,仿佛完全听不到。

“傻蛋是禁止用语!草薙先生么,我知道了,这就联系他。”

小机器人离开了床边,嘎吱嘎吱的前往家用电话所在的方向,这让锁在玻璃柜里的伊格尼斯感慨,不愧是老型号啊,现在谁还用座机哦,过后,落时!

嘛…PlayMaker喜欢用的话另说。

……不,这完全就是一个有主AI的思考方式了!伊格尼斯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打了个激灵,觉得自己的程序里可能混进了热狗。

“等等!小傻蛋!快过来!我知道你的小主人为什么起不来,快点帮我把这个解开,马上就能找到适配的药物和方法!肯定比打电话叫热狗大叔来再去找的快啦!”

说真的,其实伊格尼斯不知道,但是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完全没法预测这家伙什么时候会起床,真是刺激…

小机器人刚拿起了话筒,听到伊格尼斯的呼唤,停顿了一下,又将话筒放下了。

“请您不要再说这种话了!这就帮您解开…”

真是个傻的可爱的孩子,伊格尼斯简直都要快乐的哼唱出声了。

打开玻璃门,听指挥摸索,小机器人熟练到伊格尼斯忍不住再次作死了起来。

“啊~就是这里~啊~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

“请安静一些!”

“哈啊~够到了~奇怪的点被小傻蛋完♡全♡碰♡到♡了~~~~”

啊,手法意外的干净利落呢,因为眼睛太光滑了太好卸下来了呢!物理层面上的暴力真是解决问题的好方法啊!

躺在小机器人手里的伊格尼斯洋洋自得的舒展他并不存在的身体,浑然不觉阴影正在靠近。

“好嘞!接下来是要找个身体呢,你看,我行动很不方便哦,想要一个能,完~~~~全施展开来的身体呢~!”

伊格尼斯笑眯眯的盯住了小机器人,因为脱离了决斗盘,他暂且可以调动一部分数据了。

“可是这里除了决斗盘并没有可以搭乘您程序的机体…”

“不对不对,眼前不就有一个现成的么?虽然机种相对而言比较落后,但是我现在绝对不挑食了哦?”

边说边扩大着的阴影,或许那就是伊格尼斯的“实体”,又或者是别的什么,那东西渐渐将两个AI包围。

“我不是答应过你,把你改造成头脑更好的AI么?看吧,把身体交给我,头脑是我的话,不就更灵活了嘛!”

“比起她还有更适合你的容器在。”

“嗯?哪里哪…啊,P…PlayMaker大人您起床了啊,哈哈哈哈哈…”伸出去的阴影瞬间缩回了未知空间,伊格尼斯赔笑道。

全然不在意伊格尼斯的举动,游作握住了这只妄想着逃走的眼球,把他从小机器人手里拿了起来。

“我会把她格式化重新设定,如果你把什么资料拷贝过去了的话,正好我会全部浏览一遍。”

“哎——原来你装睡啊——嗯嗯,被摆了一道呢。”

“啊啊,一开始确实没有醒过来,托你那聒噪的让人恨不得马上解体你的声音的福,我清醒的很快。”

“……”伊格尼斯突然体会到了不作死就不会死这句话的意味,眼球赌气的翻了个白眼。

看样子又要回决斗盘了,而且恐怕要换个新编码锁上了…啊啊,命运多舛,时运不济!

“…有一个更适合你的容器,这件事是真的。”游作突然松开了伊格尼斯,不,准确的说是甩开了,伊格尼斯掉在了被子上滚了一圈。

“啊是么,决斗盘对…”

“这个,从来没用过所以还是新的。”

紧随着伊格尼斯丢在床上的,是一个看上去蛮普通的,深紫色的便携水杯。

 

(写不下去了,下次补。)

评论(6)
热度(17)

© 泽渡默奈自己喂自己 | Powered by LOFTER